连云港财经网

当前位置:

年末碎语怀念2018

2019/11/09 来源:连云港财经网

导读

感谢没取关的诸位。年终了照例叨叨几句。不长,说三个事。工作的事儿。我想起半个月前,帮鹏鹞环保组织一个北京代表处成立的战略发布会。

年末碎语怀念2018

感谢没取关的诸位。

年终了照例叨叨几句。不长,说三个事。

工作的事儿。

我想起半个月前,帮鹏鹞环保组织一个北京代表处成立的战略发布会。

会前,我和几位同事摆放桌签。一边折桌签一边闲聊。

折桌签是一个不需要动脑筋的体力活儿。

我们折得飞快,三四个同事一会儿就把活儿干得差不多了。

这些同事都很年轻。其中有一位是入职7个多月的小孔。

孔这个姓总能让我们联想起孔子。

小孔说他上次去泰山,去孔庙的时候出示身份证还免票了。

聊到工作方面的话题。

小孔问:“丽姐,你自己一个部门吗?”

“噢,不是,我属于策划会展部。” 我想了想。

“我看你一个人在那个小屋子里。”

“是的,没什么事情的时候,我喜欢一个人呆着。有事情再和同事们沟通。”

来来去去的年轻人,除非有工作上的交集,不然我都叫不上名字。

这位小孔我也是当天才把人和名字对上。

薛总说我是“自由人”。

“一个人活得像一支军队。”我是不是曾经梦想过这样?

薛总说的自由人是指足球运动中的“自由人”:整个球队中可以出现在任意位置的球员。

在新同事眼里,我大概是一个孤独的人。

很有意思的误会。

常规的工作团队之间都能很好衔接,个别事项需要我特别留意,有事情需要我hold住,那我就握紧拳头hold住。小到桌签、活动slogan、主持稿、邀请函、嘉宾邀请,大到……好像并没什么大事。

我和宝爸也说过工作上的事。

他说:“哦,那你就是救火队员。”

“我们这里体系完备,分工明确,根本不需要救火。我做的事都是正常该做的。”

这么一说,我自己心虚起来:我2018年是不是啥事儿都没干?

但为什么每一天来上班我都觉得自己被需要,充实而美好?我应该觉得慌了才对。

翻看工作日志。

我明白了。这一年做了很多事,所以每天都觉得没有虚度,但这一年又没有什么清晰的主线,有一些看似主线的事情慢慢地也变成了一堆支线之一。

但是,草蛇灰线,伏笔千里,今年埋下的这些线索未来也是有机会壮大起来吧。毕竟,对于环保这个我待了15年的行业,我永远热爱并心怀感激,怀着我那一份小小的谦卑。

我是“自由人”吗?一想到薛总用的这个词儿,我总是忍不住想笑。

发自内心的开心。

在工作了16年后,我自由了。

不是绝对的自由,也不知道未来是否自由——根据汤浩对2019的预告。但2018于我,确实是一个自由的年份。

“自由人可任意在全场范围内活动,是球队场上的核心,因此球员必须体能充沛,攻守兼备,并具有良好的意识和全场触角,组织能力极强,还要有着丰富的比赛经验。由于自由人的综合素质要求如此之高,使得能够胜任的人少之又少。”

自由人发挥作用,还需要一个能力强的团队。

足球运动员意义上的“自由人”要求如此之高,我看我是未必达到,我更多是身心自由吧。

没有太多迎来送往的事,不需要在人际关系上费心,这一年,我在工作上没有为这些毫无益处的事损耗过心力。

不管外部情形如何变幻,不管内心多么波澜壮阔,我像大山一样沉默。

想说话说话,想沉默就可以沉默,这就是我最爱的自由啊!

第二档子事儿,家里的事。

在家里自由会更少。

小宝只要说起坦克、航母、火箭,嘴就不停地说话,迫不及待和我分享他的这些专属知识,我这个像大山一样沉默的女人啊……不得不让自己调动出兴趣来听他说,还要像捧哏一样在一边“哟,是吗”“哇,好厉害”“怎么着?”

有时候小宝能把一个我根本没听说过的坦克、飞机讲得头头是道,不免让我心生敬畏。这是一块我从未涉足过的知识领域,而我对知识是尊重的。

不过这样一来我就发现了一个道理:他能侃侃而谈一些武器知识,那是因为它们因为出版业和因特网变得普及,其实属于廉价的知识,或者说只是知,还说不上识。

我跟他说了我的观点,他也像大山一样沉默了。

每天晚餐,小宝也必定要求我讲故事。

“你两岁就给你讲,我知道的故事都讲过了。”

“还要讲。”

“那讲一个珍珠翡翠白玉汤的故事(关于朱元璋的一个传说)?”

“不,讲过了,讲别的。”

“实在不知道讲什么了。”

“那给我讲个别的皇帝吃饭的故事。”

“我给你讲一个皇帝不吃饭的故事。宋朝皇帝宋仁宗,非常仁义。他跟侍臣说:有一天晚上想吃烧羊肉,但忍住了,没叫御厨做。侍臣问为什么。他说:你不知道吗?每次听到宫内有什么需求,坊间便认为这成了定规,天天都要做。我忧虑要了羊肉后,百姓会夜夜宰羊,必定暴殄天物,我怎能不忍一时之饥,而敞开屠戮呢?”

“我再给你讲一个皇帝吃不上饭的故事。清朝道光皇帝最爱吃的菜是炒鸡蛋……”

想听皇帝吃饭的故事,偏不讲,做父母的总是这么叛逆。

这么一想,感觉自己又自由了。

小丸子开始咿呀学语了,她看起来不太爱听故事,但是喜欢听我唱歌,五音不全的我,每次为了哄她换尿不湿,要从两只老虎、小星星开始一直唱到小白兔乖乖和粉刷匠。

哪有什么自由呢?

或者说自由是相对的。

宋仁宗那个故事,他为什么要和侍臣讲想吃而没吃烧羊肉的事?一个皇帝,“德兼三皇,功盖五帝”,活着是最高统治者,死了也想青史留名,被人们万载颂扬吧。

心有所求无法自由。

众声喧哗,众生皆苦。

All in the game.

第三档子事儿,公众号。

这东西,一开始写挺有意思,动辄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能写的东西真不少。写着写着,假如你不把公众号当赚钱工具,就容易泄气。

2018年,承蒙两个看走眼的年轻人错爱,找我发了两篇广告。我跟他们说:不要抱任何希望。事实证明我说对了,一百多的点击量。不过,广告费也就一百多,也算是两不相欠。

但是我还在写。我这个像大山一样沉默的女人,想写。

于我而言,文字仍然充满魔力。

人生艰难,总得给自己找点乐子。

有的人,心里憋屈了还不知道怎么找乐子呢(我姑且这么假设人人都会憋屈)。

就当这是一点牛逼哄哄的优越感好了,提升一下自信。

毕竟,“人生,靠的就是气势啊!”

所以,该写还是要写的!

最后,再次谢谢亲爱的你们。

感谢你们一路的陪伴,以及时常给我的掌声。

我这个号是比较不着调的,忽而育儿,忽而读书,忽而观影,忽而环境,文字质量也是高低不均,所以常常是这样的:发一篇文章,引来比较多的读者;再发一篇,人们又纷纷取关。

没有取关的你们,是在用耐心对待这样一个薛定谔的公众号。

正因为无数次仰仗亲朋好友的赞许和陌生人的慈悲,我才有勇气一步步走到今天,虽然没有长成参天大树,但好歹,也是生命力极其旺盛的蔓草了。

愿来年,仍相陪伴。

年末碎语怀念2018

枸橼酸西地那非胶囊

希爱力和万艾可_希爱力和万艾可哪个好?

伟哥能延长时间吗_伟哥能延长多少时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