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云港财经网

当前位置:

你看到了驴得水的这些隐喻才会笑得有内涵哭得有价值

2019/11/10 来源:连云港财经网

导读

2016年上映的《驴得水》是近年来少见的优秀讽刺喜剧电影,或称之为黑色幽默更加贴切。显而易见,就电影技巧本身而论,《驴》并没有那么高明,毕竟

2016年上映的《驴得水》是近年来少见的优秀讽刺喜剧电影,或称之为黑色幽默更加贴切。显而易见,就电影技巧本身而论,《驴》并没有那么高明,毕竟该片是从话剧脱胎而来,难免堕入小品式演绎的单薄和单一的风格当中。但是,本文和大家探讨的是影片的隐喻和对人性撕裂的揭穿与反思,如果你没有看出这些, 那么你就会低估《驴得水》,只有让我们理解这些隐喻的良苦用心,才会让我们笑得有内涵、哭得有价值。

你看到了驴得水的这些隐喻才会笑得有内涵哭得有价值

话归正题,为了节省大家的时间,剧情就不多说了,没有看过的建议先去看一看。

和《让子弹飞》一样,时间设定只能是在民国,当然我们都知道深入的现实主义。而实际上,民国时期社会动荡,但却是思想较为活跃,各方相互包容的一个时代。正如特派员在视察学校时,哪怕是愤怒青年周铁男的言行一再失范,而且不乏僭越和挑衅,作为视察大员的特派员也只是说:我知道知识分子有知识分子的脾气。对知识分子足够尊重,是那个时期最起码的一个道德标准,包括肆无忌惮的官员,哪怕是假惺惺的。

那么,民国时期的知识分子有多大的脾气,试举两例,1是委员长与胡适那张著名的合照,这照片不用多作解释,一看坐姿便知。还有一个就是刘文典,刘文典民国时期安徽大学校长。该故事有两个版本,一个是1928年,刘文典因其学校有事,被蒋叫去谈话。刘文典当面顶撞蒋叫他“新军阀”。蒋扇了他两耳光,他飞踹蒋的下身。结果是刘文典以《治安条例》打架斗殴论处,关7天。出来后,去清华大学当国文系主任。另一个版本是没有动手,以小编对民国文人的粗浅研究,这个版本较为真实,由于在哪个时期,名流风度还没有泯灭,尤其是作为知识分子而言,讲理的可能性更大,也就是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几率大得多,论战是主要的撕逼情势——从鲁迅先生一生文字撕逼也可以管窥一二。

关于这件事,当时的南开学生刘兆吉在《刘文典先生遗闻轶事数则》以及何兆武先生的《上学记》都记载过此事——蒋到了安徽,请当地的名流见面。蒋介石是很重视仪表的一个人,而刘文典则是一个干瘪老头,还戴副眼镜,蒋介石看他其貌不扬,就问:“你就是刘文典吗?”刘直接回敬:“你就是蒋介石吗?”还说:“本人字叔雅,文典只是父母尊长叫的,不是随意哪个人叫的。”

你看到了驴得水的这些隐喻才会笑得有内涵哭得有价值

这就是知识分子的脾气,知识分子最重要的脾气就是不向权利折腰,然而不管是哪一个版本,刘文典不但没有被解聘,而是到清华去了。反观当下,我们的知识分子还有脾气吗、而当下对知识分子的尊重程度又在哪里,尤其是权利对知识的尊重。

扯远了。回到《驴》片中来。

只有畜生才是真正干活的哪一个

本片《驴得水》,真正的主角是那头黑驴,然后作为最重要的主角,它出场的时间却没有多少。它默默地干着最累的活,几个体面的老师靠他赡养和保持体面——1是喝水二是分它挣的薪水三是用它拉的水洗澡。但是这位学校唯一干活的人,一开始棚子被烧,算是失了所,后来是被杀了吃,最终送了命。这是真正实干者的悲惨结局,而更低微的是,它临到死也没有占据这场闹剧的C位一分钟,所取得的待遇仅仅是一生枪响,而肉则被代表权利的特派员和代表愚昧的铜匠和利己主义者裴魁山吃了一个干净。它最后的奉献都没有机会给最照顾自己的人——校长的女儿。

大谈教育却没有一个学生

这个隐喻很多人忽略了,由于我们都在纠结于老师之间的相互戏谑与内斗,都在纠结于特派员与学校之间的周旋与相互欺瞒。然而,在整个事件中,没有一个学生路面,没有谈及任何学生的事情。这是何等的讽刺和无奈,教育者在唯上,权利则在谋私,惟独不见教育真正的主体——学生。而作为他们唯一的学生——铜匠,在学了几句英语和生理技巧后,固然还有校长送给他的几本书——不然怎么讲铜匠是学生呢——最后从浑厚变成暴戾(这一点后面会提到)。所以,在影片最后,唯一心灵纯洁的女老师已自杀、有心抗争无力改变的校长女儿投奔延安以后,憋屈让步的校长、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著名的话是:不要以你的道德标准绑架我的利益)裴魁山、一开始满腔正气最后跪舔权力臭鞋的周铁男,在全部团队已异化的情况下,就算老校长的理想主义再饱满,接下来的教育,都无法让我们怀抱任何空想。一切都变了而一切都没有变,教育谈何振奋?

你看到了驴得水的这些隐喻才会笑得有内涵哭得有价值

个性解放仅仅只是性解放

张一曼老师是一个好老师。一曼这名字就带有浓厚的民国风。从张一曼老师这个年龄段的老师来看,她正是深受民国时期个性解放之风洗涤的人,尤其是她还是英语老师,那个时期的处于思想狂飙时代,欧风美雨扑面而来。社会动荡带来的是思想和文化的激烈碰撞与解放。在民国时期,各种思潮风起云涌,变革之风风靡神州大地。这就是为什么张一曼老师风格大胆,但并未为人诟病,包括老派的知识分子校长和中庸保守的裴魁山,在他们的骨子里都将公德与私德分得干净而清晰,而且尊重和不干涉私德,这是一种多么难能可贵的品质。当然,从影片中我们不难看出,个性解放并未在思想上引起深刻的变革,而仅仅停留在性解放上面。所以说,张一曼这个名字很有深意,因为在民国时期还有一个更加响亮的名字和更加婉转与风流的人物陆小曼。

愤怒青年究竟愤怒在哪里

周铁男老师是愤怒青年的代表,藐视一切权力,从不在意个人利益,为了事业和理想可以轻易抛弃自己的利益。然而,愤怒青年的愤怒的弊病在于道德绑架和行事粗暴。在愤怒青年看来,凡是他认为正确的事情,其他人就应当无条件地选择与遵从。但是,任何依托暴力和道德绑架的强大都是脆弱和不堪一击的,他可以轻视为了保护体面假意尊重知识分子的特派员,可以轻视为了学校生存多方让步与调和的老校长,可以无视在他眼里就是虚伪与守旧的老裴,和可能连牲口都算不上的铜匠。但是,面对更粗鲁和不讲任何道理的军阀,1声枪响就足以击垮愤怒青年的所有貌似强大的外衣和高高在上的精神自尊。而愤怒青年精神垮塌之后的粗暴、软弱和无耻,甚至比真正的无知者(铜匠)来得更甚。这是知识分子被抽了筋断了脊椎的真实写照。

铜匠是怎么抖起来的

铜匠这个人物是悲痛而又让人愤怒的。铜匠穿着最破的衣服、吃着最糟糕的食品、干着最低微的工作、抱着最丑陋的老婆,没有人关注他也没有人聆听他,他只有自娱自乐地唱着山歌和民谣。这是何等普通而低微的小人物。然而无论是戏剧还是现实,都告诉我们,弱小和愚昧是不让人同情的筹马。弱小的人残暴起来常常比凶残的人更残暴,愚昧的人狡诈起来往往比职业骗子更奸诈。在张一曼教给他很多姿势,他知道咬自己老婆耳朵以后,便看不起他老婆,在张一曼说在她心里他不过就是一个牲口以后,他的异变比谁都快,在与权力媾和之后,他的凶与残来得比谁都快都猛。生活得比牲口还糟的人,一旦得到外力的支持,他就开始梳大背头,而且开始穿上貂皮大衣肆无忌惮的抖起来了。很多人分析说,铜匠的异化是校长给的书并说有教无类起的催化作用,显然不是,书让他明白知识才有可能被人尊重(周铁男从头至尾就没有瞧得起他一眼),而真正让他抖得利害的人是特派员和特派员手下人的枪。这就是流氓掌握实力的恶果,再美好的东西他都敢而且都想染指——他冷漠地绞了张一曼的头发,还假戏真做地打算娶了校长的女儿。知识在流氓眼前早已软弱无力,制服流氓的手段只有更为愚昧的流氓手段——他老婆大喝一声:铜匠,你干啥呢,去你妈的,你胆儿也太大了!

老校长的理想主义能否坚持下去

在《驴得水》一片中,我比较尊重老派知识分子的代表人物校长。校长是一个典型的理想主义者,这里面看似有一个悖论,那就是年级最大的校长是理想主义者,年轻的周铁男则是愤怒青年,张一曼是个人主义,裴魁山是守旧主义。年纪大的反而保持一个比较纯洁的心性,其实这就要讲到老校长的教育背景了,从他的女儿佳佳都开始谈恋爱可以得出年级也在10七八岁左右,那末校长应当就有40岁到50岁之间,求学年纪就在20年前左右,影片的设定是民国年间,那末校长遭到的教育就在1900年左右。在这个时代,正是清末民初社会大动荡的时代,也是京师同文馆改成京师大学堂的时代,中国近代国立高等教育由此肇始,《京师大学堂章程》中提到其办学方针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 。随着清危机的加重,睁眼看世界的显得越来越紧迫,1870年开始,容闳建议,曾国藩﹑李鸿章联名上奏,清开始派学童去美国留学。20世纪初﹐因推行“新政”,留洋学生派遣得更多﹔同时﹐广大知识分子为了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纷纭争取到国外学习﹐从而形成留学热潮。从校长西装革履,在偏远农村推行教育也不失学人风范来看,他明显属于这类知识分子,同时在农村学校引入英语老师也能证明这一点。这个时期的留学生,1是寻求前文所述的救国救民的真谛,二是学习国外先进的社会制度,包容和多元化是西式教育的特点之一。这就是为什么校长从未张一曼老师的风流放纵,愤青周铁男追求他女儿他也没有任何反对干涉。而且从张一曼老师最后的回想中,在跳舞之后两人挽手离去的背影可以推测,他对两性也比较宽容,甚至和张一曼老师也有浪漫。

那末这个地方有理想主义的生存空间吗,在特派员之前,校长为了学校就要在老师之间调和矛盾,特派员来了和美国人来了之后,为了振兴农村教育,老校长牺牲了自我尊严,各方调停和妥协。这个理想主义的代价,到最后不但仅是自己的尊严,更搭上自己女儿的幸福,可见他对自己理想的坚持和执着。即使在最后,明知道裴魁山和周铁男的本性异化以后,他还不得不聚集这些气力,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把学校办下去。理想主义的失去,是国人失去信仰的最悲痛的表现。

救赎是什么?自杀还是选择

闹剧过后,来视察被驴踢了的特派员被调查了,学校保住了,校长、周铁男、裴魁山继续原来的生活轨迹,校长的理想主义还抱有希望,而周铁男和裴魁山可以想象已经成为碌碌之辈,铜匠继续和他老婆过,不同的是他老婆可能喜欢那些姿式。最后的救赎之道在哪里,两个选择救赎的人,张一曼用了枪,而佳佳,在去美国的路上扔掉了那1箱子奇幻色彩的球球,走了另一条道,去了延安。

敬请关注

goldviagra药

供应枸橼酸西地那非

西地那非片多少钱一盒6

viagra怎么服用

标签